码字易“封神”难网络写手的现实困境

码字易“封神”难网络写手的现实困境

  新华网北京8月26日电(徐彤赵杨任沁沁)“每天夜以继日地码字”、“1个月难以出门一次”、“1年只拜访一两次朋友”……这或许是大多数专职网络写手的写照。

  新华网北京8月26日电(徐彤赵杨任沁沁)“每天夜以继日地码字”、“1个月难以出门一次”、“1年只拜访一两次朋友”……这或许是大多数专职网络写手的写照。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行业内“大神”的成功。2013年网络作家富豪榜“唐家三少”以2650万元版税,蝉联状元宝座,“天蚕土豆”以2000万版税位列第二,而榜单第三位的“血红”也坐拥1450万的版税。

  网络文学商业模式的日渐成熟催生出一批高收入作者,他们可观的收入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涌入网文大潮,然而,并非所有人都能“修仙成神”,大多人只是普通网络写手。

  “庄主周”是个上班族,业余时间连载网络小说。他坦白自己也想成为“大神”获得高收入,“但实际上靠这个挣钱还不如去摆地摊,随便干什么都比写小说挣钱来得快。”

  据统计,中国网络写手超过200万人,受众约2.27亿,每年会有近7万部作品诞生。如此庞大的写手队伍中仅有金字塔顶端的少数作家能“日进斗金”,底层的写手们只能用繁重的脑力和体力劳动换来微薄的收入。

  据相关人士称,靠网络小说挣钱的写手或许不到一成,像“庄主周”这样基本没有写作收入的写手很多,必须靠另一份工作养家糊口。

  还在读高中的杨慧也是一位网络写手,她打算将来把网文写作当做兼职继续下去,“毕竟专职写作风险太大,还是要找一份正经工作,这样即使挣不到钱也不用太担心。”

  除了少数知名写手能够获得版权收益,目前大多数网络写手的收入直接与阅读量和点击量挂钩,庞大的读者群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从读者那里获得的利益,网站与作者分成,作者一般会得到5到7成。

  为了维持住粉丝,写手们必须不分昼夜地泡在网上码字,如果不能保证每日一定篇幅的更新,读者就会流失。有“码神”之称的唐家三少坚持每天上传8000—10000字,每年写作量不低于280万字,最多的一年写了400万字。

  “坐在电脑前,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这对身体是巨大的损害。”杨慧说,虽然没有专职写手那么拼命,但每次码字结束她都会觉得身体吃不消,“不敢想象专职写手们日复一日过着这样的生活。”

  网络文学集体创作的方式也给写手们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读者经常会对小说剧情进行干涉,如果不适当听从读者的要求,就会被“吐槽”,造成粉丝流失。

  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举例:“比如一个言情小说,眼看着情节就是A要去娶B了,这时可能会有一堆读者跳出来,说你不可以让A娶B,一定要让A娶C。”

  “这就造成了写手们卑微的一面,有时为了求得阅读量和点击量,不得不迎合读者的口味,违背初衷。”杨慧说。

  社会地位低也是网络写手面临的尴尬问题。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夏烈指出,网络文学诞生16年来,一直没有在文学界赢得自己的位置,也还没有完全获得公众的认同。

  近十年来,网络文学一直在质疑声中前行,其中黑道、耽美等类型小说中含有暴力色情的低俗内容。在过去十年中多达五次的“扫黄打非”行动也都涉及网络文学,惠州大学生兼职这是造成其社会地位低下的部分原因。

  面对日渐扩大的写手群体,百度多酷CEO孙祖德指出,并非所有的人都可以写小说,除了兴趣,更需天赋。

  “真正有才华的人可以进来。”知名网络作家管平潮认为,如果有条件,那就慢慢来,写出让自己和读者都满意的作品,“不过想‘谋生’的人应三思。”

  “大多数人可能更适合作为一名读者参与到网络文学当中,与写手们一起开启网络文学新征程。”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