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小时收入过万超“网红”公职教师有偿兼职网络

1小时收入过万超“网红”公职教师有偿兼职网络教学引热议

  日前,一张在线辅导老师的课程清单引发网友热议:一节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名学生购买,涉事在线教育软件的工作人员介绍,扣除20%的在线平台分成,授课老师一小时收入可超万元。

  事实上,网络直播辅导平台已经遍布在线教育市场。除了部分专职在线教育的老师,也有发达地区的公职教师在课余时间兼职网络教学,并从中获利;不少家长和学生也都乐于在线付费接受“课外辅导”。

  在线授课看似“多赢”背后,人们最大的争议在于,公职教师是否可以在网络平台上兼职有偿授课?以及在线辅导平台的管理问题。

  “中考前夕最繁忙,几乎每天都被预约满,一个月收入能达到四五万元。”一位供职于某在线辅导平台的李姓老师说。

  李老师主讲中学数学,在该平台授课前有过10年中学任教经历,近三年从事专职在线辅导教师。他告诉记者,在线辅导平台的教师一般分为三类:一是线下老师线上教学;二是海外教师通过网络远程教学;三是辞职、退休或辅导学校的专职教师在平台上任课。

  记者从好几个线上辅导平台了解到,这些平台之所以迅速“火爆”,主要是因为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老师,老师也可以自由调配时间。每个上过课的学生都可以给老师评分,而评分则会成为其他学生选择老师的参考。除了一对一的辅导之外,还可以选择多人共上的专题课,一节课往往只花费几元钱。

  “一节专题课大概会有200多人,9元一小时,平台提取分成后还能拿到1400元左右”,另一位专职从事在线辅导的林老师告诉记者,其主教初中物理,选课的学生并不算太多,而且一般为“大课”。但即使每周只上2个课时,月收入也能有1万多元,“因此,一个专职的线上辅导教员月收入过万是不奇怪的”。

  “即使是线上教师一对一教学的价格也仅为线下培训的五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她读初二的儿子在某平台参加了数学“一对一辅导课程”,每小时收费168元,仅为广州一些知名机构线下辅导价格的三分之一。

  尽管收入普遍较线下教师高,但不少在线教师认为他们的投入和付出也是成正比的。“评分机制以及一对一教学让线上老师更加注重课程质量。”林老师说,许多专职在线教师几乎所有课外时间都在备课上,一节课就得准备几天,有的则专门建立微信群为参加大课的学生解答课后问题。

  “PPT做得差的,或者上课不生动的,空无一物的,学生都会给差评,差评多了,收入也不见得好,有的一个月也仅有四五千元。”林老师说。

  弹性的课时、可预约的教学关系、可观的收入也吸引了不少在职的公办中小学教师。

  日前,记者以家长身份登入某在线辅导平台,提出“是否有熟悉小学六年级课程的公办在职一线教师”,平台工作人员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并透露,“不同级别的老师标价从每小时100元到120元不等”。

  据该工作人员介绍,在该平台上可选择多个地区和学科的教师,以广州地区公办学校在职教师为例,平台会提供教师的执教年限等基本情况,家长和学生可以根据一些基本情况选择教师,并与该教师约听“试课”。开什么店赚钱快且稳小学单科金牌教师为每科目每小时120元,不同科目可以组合优惠套餐。

  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平台对潜在家长客户的吸引力多在于“一线在职教师”“国家重点院校高级教师”,而且大部分都不讳言“平台上有在职教师或省一级学校名师”,只是明确“为保证教师隐私,不会公布教师所在学校”。但当客户提出具体要求后,平台会把符合条件的老师联系方式发送给家长,让家长和老师进一步沟通。

  在某省级初中教授物理的老师告诉记者,其从去年年底开始在线授课,但一般是“一对一”,不会教授大课。他的在线课程基本都是利用周末的休息时间,每周一节,“我在电脑客户端上讲,学生可以用手机和电脑听。”

  他坦言,“如果按照时薪计算,他的在线收入是线下收入的三倍”。据他了解,多数在职教师尤其是公办学校教师都明白教育部门对公办校教师在外兼职的“禁令”,老师们一般都是利用课余时间教学,家长也不会主动举报。“如果努力一点,晚上用来兼职在线课程,月收入可以达到三四万元,但这在少数,多数在周末。”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除了有平台会打着“名校名师”的旗号外,还有类似中介的网站,以“公办学校在职教师”“一对一线下辅导”的名义在网上牵线,吸引家长和老师线下“补课”。

  一方面,传统的课堂上学生没有办法自由选择老师,在线上,学生则可以花较少的钱听到相对不错的课程,同时足不出户也打破了空间限制、节省了交通成本;另一方面,在线教师为了吸引生源,不断提高教学水平和效果,不仅反作用于其所教导的学生,也实现了自身教学相长的增值。

  广东某高校师范生坦言,从今年暑假开始在某平台登记为在线教师,两个多月来她得到了不小的锻炼,与线下家教水平大有不同,“在线的教学经验确实让我增长了不少知识,包括教育心理学、PPT实战等,对我即将走上教学岗位帮助很大。”

  而不少重点中学的老师则认为,在线教育确能有效提高部分学生的单科成绩,但对高水平学生的提升空间却不大。“我曾一度担心在线老师把奥数、奥物的题目、解题思路做成课件,后来发现在线教育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师生之间较难互动”,广东某省级高中数学特级教师指出,即使是“一对一”的辅导课程,透过网络的传递也很难让老师或学生第一时间作出反馈,因为有时一些豁然开朗的碰撞是面对面才可能发生,这正是在线教育所欠缺的。

  近年来,教育部门曾多次发文要求治理中小学教师在外兼职补课问题。其中,2015年,教育部出台《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禁止中小学教师兼职有偿补课,但没有对在线教育平台这种具体形式做出相关规定。事后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讲到,在线辅导是近年的新兴形式,尚在研究之中,但教师不应因参与线上有偿授课而影响正常教学。

  在不少教育工作者来看,在职教师课后在线兼职就是一种“有偿补课”的行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虽然我国在教师法中没有禁止有偿补课,但网络授课同样有收费上课的情节,是公开的有偿补课。

  广州市教育局有关人士也认为,公职教师在网上开课堂与在外面办班感觉是一样的,在本职工作外难免分心,从某一个角度来说,对其所任教的学校里的孩子并不公平。“但对这种新事物也不能一概而论,政府部门要进行研究,制定相应的政策来规范在线教育的不同形式,尤其是优质教育资源如何得到保护,以及惠及更多的孩子。”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如果教师满足网络教学和不在任课班级内授教的前提下,未影响正常工作,此举对于教学资源共享有助益。

  “互联网+教育”的业内人士则更看重在线教育,特别是在线教师的版权问题、资质问题、收费问题、服务保障问题等。“政府一方面可以构建一些符合基本公共服务需求的网络教育平台,另一方面对基本公共服务以外的网络教育平台设置相应的监督管理机制,引导在线辅导平台走向规范,让这一市场更为健康,让消费者权益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