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大学生兼职掉陷阱我们该做什么

防大学生兼职掉陷阱我们该做什么

  “说好的只需要交中介费,可是付了钱人就消失了!”“干了一周他们就要辞退我,还不给当周的工资!”暑假期间,不少大学生选择做兼职赚钱。然而,“黑中介”发布虚假信息乱收费,无协议交纳押金,侵犯盗用个人信息,网络兼职诈骗等,让不少大学生“被套路”,利益受损。为此,律师建议,大学生暑期兼职时要坚持不押证件、不交押金,入职时一定要签协议,如果发现被欺骗,可以申请劳动仲裁、提起诉讼或者进行投诉(8月14日《中国青年报》)。

  暑期已过大半,对一些大学生来说,维权却才刚刚开始。而无论维权成与败,对于那些掉到兼职陷阱中的大学生而言,独自面对社会的第一幕,注定与美好无关。赚点零花钱、补贴一下家用、把所学用到实践中……利用暑假兼职的大学生,理应配得上一份强度适中、薪酬合理、心有所获的职场体验。然而,照进现实的理想破灭了,原因不在于这份理想不现实,或该归于现实还不美好。

  “说我没有干满30天就不给我结算工资了”“招聘描述是奶茶店临时兼职150元一天,实际安排的岗位却是贴小广告,并且工作量和报酬也不符合面试所说”“招聘淘宝模特,照完却说拍照用了设备和资源,要缴纳1500元的劳务费”等等陷阱,对应法律实际均有解数,然而到了维权阶段,口说无凭无疑对包括大学生在内的所有兼职人员,十分不利。的确,对于兼职,现行立法允许双方订立口头协议。可是,口头说好了事后就变卦,遇到无赖的用人单位,大学生维权就像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面对乱象丛生的兼职市场,从维护相对弱势的兼职群体出发,从立法上明确签订书面合同为兼职工作硬性标配,或有必要。

  兼职水深,除了有用人单位无良作俑,多个招聘网站、中介公司也从中推波助澜。“凡是要交钱的兼职,都不要轻易相信,没有那么多高薪不累的工作。”大学生用自己受骗的经历总结出第一条“职场经验”,悲愤中带着无奈。

  强取押金、发布虚假信息,线上线下中介机构把挣钱的准星瞄准了大学生,这样的招聘信息和无理要求如果能被市场监管和劳动监察部门斩断于监管利剑之下,悲愤和无奈一定会少下来。

  做好各种防骗的准备,大学生吃一堑长一智固然有益,但更多的准备工作可以由教育机构做在兼职开始之前,比如兼职指导、兼职信息把关、兼职信息推荐等,让兼职简单顺畅起来,有时可能就是一句话、一堂课、一道门。

  当然,现实不是象牙塔,陷阱多于馅饼,大学生应该了解。期货的套利功能然而,我只是觉得,在迈向社会之初,如果一些机构能尽到职责,如果多一些办法保护大学生应有的权利,他们凭借自己实现人生价值的信心和勇气会多一些,通过真才实学而不是投靠权力寻租去创造财富的人会多一些,日后在职场迎接后辈时,好制度好做法理所应当地传承会多一些。这才是一个社会人力有序进阶的模样,也是法治社会可以实现的模样。